主持人:林圳
  上個月底,全市學校向家長收取的小學生午休管理費被市教育局下令取消,政府承諾由財政“埋單”,補貼看管學生午休的教師,但至今沒有下文。一時間,小學生午休成了難題。
  荔灣區樂賢坊小學率先破解這一難題:由學校繼續提供午休場室,倡議家長報名參加“午休管理志願者”,由家長看管孩子們的午休。學校將這一決定通知每位家長,由家長決定孩子是否繼續留校午休。短短兩天時間,就收到了228名熱心家長的報名申請。最終確定第一批家長志願者85人,參與第一個月的學生午休看管。學校還規定家長志願者避免與學生有身體接觸,禁止體罰學生。家長進校之前,必須核對身份,領取“午休管理員”入校卡。
  “我們這樣做一沒停止午休,二沒收費,沒有違反規定。”該校校長說。
  三員議事
  正確背後的冷漠
  特邀議員
  林琴西
  “收不收費是我的事,誰管孩子是你的事。”真是立場決定作風,內心決定做派。政府把難題扔給了學校,學校把孩子還給了家長,家長用愛心彌補了政府的粗率。總之,政府夠粗率,校長夠辦法,家長夠愛心。
  家長除了愛心還有什麼?只有親自上陣“看牛”,以成全教育局的“政策正確”——“正確”二字,包含了多少家長的無奈與官僚的冷漠?
  “一不做,二不休”
  特邀議員
  何龍
  中國有個俗話:“一不做,二不休”。這個俗話用在小學生的午休管理上,有兩層意思:一層是教育部門出爾反爾不作為,讓小學生難以有安全的午休;另一層是如果大家不群策群力想辦法,學生同樣也沒有良好的午休。
  教育部門不做導致學生不休,這是它的失職又失信。但當政府無法依賴時,家長們就要互相依靠了。事在人為,有些事不是不能,而是不為,關鍵是有沒有動足腦子,想盡辦法。
  趕緊補鑊啊
  特邀議員
  耀琪
  由於有關部門急匆匆取消收費,結果將原有的學校和家長的默契狀態打破。但財政補貼尚待時日,學校既不願意讓老師白乾,又不忍心學生流落街頭,唯有靠家長了。
  此時家長的“自願”就更顯得悲壯且無奈了。多少雙職工中午都在單位離不開,能跑到學校當義工的少之又少。且這種事情根本不可持續,也缺乏利益彌補,因為它是以犧牲個別家長來代其他家長服務的。望相關部門趕緊補鑊,兌現補貼。
  林圳  (原標題:家長進校當午休管理員)
創作者介紹

頂樓防水

oa50oarvo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